• 首页 > 泰山频道 > 文化通览 > 正文
  • 注 册 登 录
  • 岱庙碑石印证《红楼梦》情节

    清初王公确有“替身道士”

    20160206_113641

     

    最泰安全媒体记者 路冉冉

    近日,泰山研究者、同时也是红学研究者的周郢,偶然在岱庙中发现一方石碑,石碑上的内容可印证《红楼梦》的一段情节。《曹雪芹研究》2017 年发表周郢《〈红楼梦〉中“替身道士”考》,介绍了这一史料新发现。

    《红楼梦》中所写“替身道士”

    《红楼梦》第二十九回《享福人福深还祷福,痴情女情重愈斟情》在写清虚观打醮时,写到一位荣国公的“ 替身道士” ——“这张道士虽然是当日荣国公的替身儿,后又倒做道录司的正堂,曾经先皇御口亲封为‘大幻仙人’,如今现掌道录司印,又是当今封为‘终了真人’,现今王公、藩镇都称他为‘神仙’,所以不敢轻慢。”

    周郢介绍, 在明清史料中,“替身出家”的事例屡见不鲜。其中以明末沈德符《万历野获编》卷二七《释道·京师敕建寺》记述较为详赡:“本朝主上及东宫与诸王降生,俱剃度童幼替身出家,不知何所缘起,意者沿故元遗俗也。今京师城南有海会寺者,传闻为先帝穆宗初生受釐之所。今上万历二年(1574) 重修,已称钜丽。本年又于城之西南隅鼎建承恩寺,其壮伟又有加焉。今上替身僧志善, 以左善世住持其中,盖从龙泉寺移锡于此。……今上又自建万寿寺于西直门外七里。……内主僧年未二十,美如倩妇,问之亦上替僧。”这种替僧,并不仅限于皇室,其风亦盛于勋贵达官阶层中。不过,以上所举均是“替身为僧”,而“替身为道”的事例则未见于载录。

    那么《红楼梦》所写风俗是否虚构?历史上是否存在“替身”为道的制度或风俗?特别是清初八旗勋贵中是否也有“替身道士”的例证呢?

    20160206_113705_001

     

    周郢在泰山碑石中发现确有“替道”

    周郢在泰山清代碑石中觅得多条记录, 证实明清之际确有“替身道士”。他先在泰山西北五峰山找到一方《重修五峰山李公碑记》,此碑为清顺治七年(1650) 泰安人李雨霑撰,记清初重修五峰山洞真观事,中云:“时有明光宗替道史羽士讳和训者,修真于兹,贻于赵天雷、崔真人相伯仲焉。伊时奉命鸠庀,金碧辉煌,视向来之所创建者,倍加流丹矣。”碑文中出现之“替道”,当即指替身道士。碑中之明光宗,即万历、天启之间嗣位仅一月之泰昌帝朱常洛。史和训为五峰山主周玄贞弟子,玄贞(1555—1627)号云清,又号淡然子,山东肥城人。少弃儒为道,师从一周姓道人。后入都奉神宗之命“主钵”白云观。万历二十七年(1599)奉敕赍送《道藏》于泰山五峰山洞真观,并获神宗“特赐帑金”,“总领五峰山殿宇工程”。玄贞遂住持于此,使之成为内廷一处重要祭祀场所。又据清刘文质《陶山永宁宫碑》:“羽士周姓者,为后宫宗人,赐真人之封。”玄贞攀附之“后宫”,应即万历端妃周氏,其进入內廷蒙受帝知,当源于此故。由于玄贞接连宫闱,万历十年(1582 年)八月时逢皇长子朱常洛降生,遂借此机缘,说动帝后,效仿空门之例,将新收之徒(史和训)作为皇子替身,受箓入道。后来常洛嗣承大统,此人由此获得一种非凡身份,成为五峰山洞真观(护国隆寿宫)、泰安天书观(天庆宫) 两处皇家香火院的住持道士。

    周郢表示,鉴于史和训是目前所知最早一位“替道”,而其师周玄贞又是“后宫宗人”,与内廷有特殊关系,故这一“替道”风俗,很可能是明万历间由周玄贞等所开启。

    20160206_113719

     

    岱庙碑石印证《红楼梦》情节

    直接能印证《红楼梦》情节的碑石,则是在岱庙发现的。岱庙汉柏院北墙嵌有一方《泰安州提留香税疏碑》,立于清康熙二十八年(1689)。碑高190 厘米,宽80厘米,凡303 字,正书。记康熙二十八年(1689 年) 清圣祖南巡泰山时恩准提留香税以赡道士,户部遵旨行文山东巡抚施行之事。在此碑碑阴,有两行道人题名,分别为:“正黄旗孔雀公真恒替道黄恒录、正白旗当朝一品世袭阿尼阿思哈哈番释加宝替道胡成连。”

    碑中真恒为“ 正黄旗孔雀公”,释加保为参与平定“三藩之乱”的满洲将领。“岱庙碑石说明,经过明清易代,‘替道’风俗亦由宫廷播至公侯勋戚中。帝王公侯用替身出家获得心灵慰藉,

    而替其出家的僧道则由此获得非同一般的尊显地位。”周郢说,岱庙“替道”黄恒录、胡成连便凭借这一身份,不仅成为国家祀典之所岱庙的住持者,甚至还能交通宫掖,与太子诸王相往来。民国王次通《岱臆》记所见岱庙道院石刻:“有康熙癸未(1703) 皇二子赐道士黄恒录二大字‘ 纯修’石刻。”皇太子胤礽亲为黄恒录题字,此道士的显赫非同寻常不言自明。

    “替道”碑石发现彰显《红楼梦》“史笔”

    “泰山碑刻中的‘替道’镌记,不仅弥补了历史资料的不足,而且可以印证《红楼梦》文本。”周郢说,《红楼梦》中“荣国公”,与岱庙碑中的“孔雀公”等人,同处一时代,又同为公侯阶层,孔雀公之“替道”既确有其人,那小说中所写的荣国公有“替身道士”,也应为据实写录。

    《红楼梦》中之“替道”张道士授官道录司正堂,御封“仙人”、“真人”;历史上真实明“替道”黄恒录、胡成连也凭借这一身份,成为岱庙的住持者。“红学研究中一些争议问题,也因岱庙碑石的发现而解决。”周郢说,红学研究者土默热在《红楼梦创作真相与作品真谛新探》中认为:“旗人信仰喇嘛教和巫教,入关前和入关后的前百年,都是如此。雍正当皇帝前居住的‘雍王府’,后来改为供奉喇嘛教神佛的雍和宫,就是明证。至于旗人后期受汉族影响,佛道儒逢神便拜,是嘉道以后特别是晚清的事情,《红楼梦》的时代,并非如此。《红楼梦》中的宁荣二府,似乎和喇嘛教不沾边。铁槛寺、水月庵和馒头庵,都是中土的佛教场所,东岳庙、清虚观是道教场所。那个当日荣国公的‘替身’张真人,是个地道的老道。旗人贵族也有选替身出家的习俗,但这个替身只能当喇嘛,决无可能做道士。”从中得出《红楼梦》非出旗人之手的结论。“今岱庙碑石证实旗人贵族中确有‘替身道士’,土默热观点便显然难以成立了。”周郢如是说。

    泰安市委宣传部主管 泰安日报社主办 地址:泰山大街777号泰安传媒集团22楼 联系电话:0538-6272000 邮编:271000

    中华泰山网 版权所有:Copyright ? my053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鲁B2-20100031号 鲁ICP备08005495号-1

  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:12377 举报邮箱:jubao@12377.cn
    中华泰山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