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 > 文化 > 文学 > 文人墨客 > 正文
  • 注 册 登 录
  • 一棵不长年轮的树

    有次接到一个电话,陌生号码,接通后,对方声音也很陌生,他急切地解释,咱是一个村的,我叫某某某,小时咱俩还一起爬过树呢!我从记忆里搜索了半天,终于知道他是谁了。确实,他和我同村,自小一起玩儿,不过小学毕业后,他全家都移居外地了。这次他打电话来,说他父亲想老家想得厉害,但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回去,他便辗转打听到了我的号码,想让我用家乡土话跟他父亲聊聊天。我欣然同意。于是,我和他父亲在电话里聊了很久,说了些村子里的人和事。我们都谈兴甚浓。我抚慰了他的乡愁,他也抚慰了我的乡愁。

    老家的一位邻居,早年移居海外,前不久回家时,取走了自家老屋的一片瓦——老屋早已年久失修,面临坍塌,于是这片瓦漂洋过海,到了国外,摆上了他的书桌,从此与他朝夕相伴。对他来说,这片瓦就是故乡。

    一位朋友和我聊天时说,乡愁是不是一坛陈酿的酒呢?时间越长,酒香就越浓。他说他刚离开村庄,在这个城市有了一席之地时,心里是雀跃的,庆幸自己终于离开了穷乡僻壤,摆脱了繁重的劳动,来到了繁华之地,那时候哪里会有什么乡愁呢?在城市生活了这么些年以后,开始怀念故乡的那些时光,如今重读余光中的《乡愁》,竟不自觉湿了眼眶。

    对一个怀念故乡的人来说,故乡就像时光银行,不用付利息就能随意支取那些久远的记忆。它储存着你在这土地上的第一声啼哭,保留着你在这土地上留下的第一对脚印,见证着你成长的每一个历程,懂得你曾经所有的忧伤与欢乐……那些旧时光并没走远,都在这里。

    打开时光银行的钥匙,也许是故乡的一位故交、一座老屋、一条道路、一个磨盘、一口老井、一方池塘、一棵树。这些钥匙,能开启所有未曾湮灭的记忆。它们不仅是一把把钥匙,还是一面面镜子,能让我们看见站在时光深处,那个青葱的自己。一个人的乡愁,归根结底,其实是想穿越时光,拥抱那个曾经年少的自己。

    乡愁,是一棵不长年轮的树,始终矗立在我们生命的原野上。在这棵树下,我们永远是村庄里那个年少的孩子,永不老去。

    泰安市委宣传部主管 泰安日报社主办 地址:泰山大街777号泰安传媒集团22楼 联系电话:0538-6272000 邮编:271000

    中华泰山网 版权所有:Copyright ? my053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鲁B2-20100031号 鲁ICP备08005495号-1

  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:12377 举报邮箱:jubao@12377.cn
    中华泰山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