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 > 文化 > 文学 > 文人墨客 > 正文
  • 注 册 登 录
  • 我的汶河

    位于岱岳区西南的马庄镇是我的家乡,这里是岱岳区唯一的平原乡镇,素有“自古文明膏腴地,齐鲁必争汶阳田”的美誉。爷爷说,老家的庄稼不用施肥,年年都能丰收。我出生在马庄镇沿汶河的一个小村庄南王村,宽阔平静的大汶河从村南流过,一路向西注入烟波浩渺的东平湖。小时候,爸爸经常骑着自行车,沿着颠簸的土路,带我去汶河边玩儿。

    春天,汶河河堤边粗壮的槐树,白白的槐花一簇簇绽放,远远就能闻到阵阵清香。爸爸拿着长长的竹竿,绑上弯曲的铁条,勾住长满槐花的细枝,轻轻一转,一串槐花就落了下来。我迫不及待上前,拎起一串,填进嘴里,一股沁人心脾的甜香弥漫了整个口腔。站在河堤上看汶河,静静的水面不时有白色飞鸟掠过,一个盘旋,无声落在河道中间的绿洲上。河对岸是古老的彩山,清风徐来、群山含黛……这样的风景,一直藏在我的记忆里。

    夏天的汶河蝉鸣阵阵,绿荫更浓。岸边,青蛙不知疲倦高歌低吟着;芦草中,鱼儿不时跃出水面。老爸牵着我的手,到河边摸鱼。我看着他脱掉鞋子,挽起裤腿,弯着腰,轻手轻脚慢慢摸向茂密的水草根部……没一会儿,他突然起身,带起一片水花,一条鱼已经握在手中了。老爸一边喊着我的名字,一边把鱼抛在岸边草坪上,我雀跃着跑过去,俯身捡起活蹦乱跳的小鱼,把它放进盛满水的玻璃瓶中。说起来,老爸摸鱼的水平还挺高,过不了多久,我的玻璃瓶中就装进了十几条大小不一的鱼儿。天色渐晚,老爸一手拎着我的玻璃瓶,一手牵着我,在落日的余晖里,一步步走回家去。

    秋天云淡风轻,汶河静水流深,俨然一位文静的少女,不声不响一路西行。我坐在草地上,思绪随汶河的流水,一路蜿蜒,流入东平湖。东平湖有多大呢?湖水清澈吗?湖中的鱼儿是不是比汶河里的鱼儿更大呢?突然,一只野鸭子拍着翅膀,从芦苇丛中蹿出来,在水面上留下一条长长的波痕。我收起思绪,望着西沉的红日和漫天的晚霞,想起那句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来。

    后来,爸爸工作变动,我们全家搬到了泰城。从小学到高中,我离开老家快十年了,除了年节很少回去。听老爸说,汶河如今正在改造,准备拓宽水面,净化水质,加固堤坝,相信不久就能焕发出新的生机。我不由想念起我的汶河,摇着爸爸的胳膊,央求他带我回老家去汶河边走走。老爸摸着我的头,笑着说,放心吧!等你高考完,我一定带你回去!

    那天晚上,我做了个梦,又一次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汶河。我躺在草地上,看着白云在蓝天中游荡,闻着泥土和青草的芳香,听着风吹树叶的声响……我的汶河,比记忆中更美了。

    泰安市委宣传部主管 泰安日报社主办 地址:泰山大街777号泰安传媒集团22楼 联系电话:0538-6272000 邮编:271000

    中华泰山网 版权所有:Copyright ? my053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鲁B2-20100031号 鲁ICP备08005495号-1

  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:12377 举报邮箱:jubao@12377.cn
    中华泰山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