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 > 文化 > 文学 > 文人墨客 > 正文
  • 注 册 登 录
  • 巧遇猪贩子

    “嗨!哥儿们,哥儿们。”我抬起头,三个半大小伙子,一高一矮一胖,推着三辆大轮自行车,正在前面不远处向我招手。这种称呼有点儿江湖,在我看来,称呼我这种比他们年长一大截的陌生人,显得颇不严肃。

    我不情愿地应承:“有事吗?”矮个子压低声音说:“有点儿事,咱近了说。”前行凑到一堆儿,胖小子说:“哥儿们,想发财吗?”我疑惑地扫了他们一眼,三个人看着倒不像骗子,但嘴上均没毛(办事肯定不牢),能发什么财呢?还没等我回答,高个子推心置腹地说:“哥儿们,跟你明说了吧!我们是收购站的,下来收购生猪,你这个村咱不熟,想请你当联络人,带我们挨家挨户转转。”我这才注意到,他们有辆自行车后座上,顺着车梁绑着一杆大秤,每辆车座子两边,各驮着两个大箩筐,显然是准备装猪的。

    胖小子抢着说:“哥儿们,咱不会叫你白忙活,给你1%的提成,也就是说,如果收了100头猪,无偿分你1头。”高个子插话:“哥儿们,要是你不愿意要猪,就把猪折成钱给你,现钱!”说着,从一个黑提包里掏出一叠崭新的10元钞票,在我眼前扬了扬,顿时晃花了我的眼。那叠钱不知有多少,反正我从没一次见过这么多钱。高个子看我不吭声,又把黑提包打开,冲我晃了晃。呀!里边还放着好几叠哩!我们村200多户人家,家家养猪,有的还养了两三头,收他100头还不跟玩儿似的?我当即决定,接下这笔“业务”。

    那年酷暑,河里刚发大水,漫过了河堤,通往镇里的一截羊肠小路变成了小河道,浑水漫流,我们就站在水里谈成了这笔交易。我感到分外欣慰,那一声声“哥儿们”叫得我心里热乎乎的,我们一路谈笑风生,踢踢踏踏进了村。

    第一户,我领他们去了二大爷家。二大爷听完来意,瞪起眼珠子问:“知道猪一天吃几顿饭吗?”我说:“和人一样,一天三顿,这个谁不知道?”二大爷说:“我没问你,问这三位同志哩!”从二大爷嘴里吐出“同志”二字,有些别扭,似乎表示了不信任。他们三位面面相觑,矮个子迟疑着答:“不是三顿,那是四顿,五顿?”二大爷说:“一看你们就不懂猪,我这猪不能卖给你们!”不由分说,把我们轰出了大门。

    我们出东家进西家,整整联络了大半天。尽管家家有猪在圈里哼哼,但村民都不约而同地表示不卖给我们,真是邪了门了。

    这是30多年前的事了,那时提倡“下海”,这样的事海了去啦,本来我早已忘却。前天应一友人之约,参观一家美术馆,美术馆布置在山脚下,环境优雅,院内南墙根摆着一溜大猪食糟,里面灌上水,养着各色鱼类,甚是生动活泼。午间主人留餐,问起那些猪食糟的来历,主人说:“当年我可是当过猪贩子的!”便说起了当年旧事。彼时,他正上高中,赶上“下海”热潮,暑假期间,得了父亲给的1万块钱,让他拿去“实践”,他与另两位同学决定下乡收猪,卖给屠宰厂赚差价。他们骑着自行车,跑了十几个村,没想到一头猪也没收到,老百姓都不卖给他们……

    我默默听着,没有把我遇到他们的事说出来。

    谭践,男,1965年10月生于山东新泰乡村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山东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,山东省作协全委会委员,泰安市作家协会主席。著有诗集、长篇报告文学、散文、文学评论等200余万字。曾获东岳文艺奖、山东“五一”文化奖、泰山文艺奖等奖项。

    泰安市委宣传部主管 泰安日报社主办 地址:泰山大街777号泰安传媒集团22楼 联系电话:0538-6272000 邮编:271000

    中华泰山网 版权所有:Copyright ? my053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鲁B2-20100031号 鲁ICP备08005495号-1

  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:12377 举报邮箱:jubao@12377.cn
    中华泰山网